5月15日,湖北省作協主席、作家方方通過微博稱,湖北省作協向中國作協推薦的魯迅文學獎某個參評作品存在問題,該詩人“詩寫得很差”,推薦前就到處活動,但他卻把所有評委搞定,以全票通過,獲得湖北省作協的推薦入圍魯迅文學獎詩歌類參評目錄。方方最新回應稱,“實在看不下去,想阻擊評獎拉關係的不正之風”。
  當事詩人柳某曾經自曝,參加廣東省作協魯迅文學獎初評沒有通過,“落選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部分評委素質不行。二流或三流的評委評一流的作品,其結果可想而知”。看看參評的作品:“國民黨共產黨,開天闢地。講習所黃埔軍,眾志成城。陳獨秀孫逸仙,國共合作。蔣中正毛澤東,兄弟並肩。”恐怕很多人都會“偷偷笑了”,甚至還會發出詩歌已死的感慨。
  詩歌已死不是一個新鮮話題,對應的不僅是詩歌日益式微,還對應著一種精神的無可奈何花落去。當人們感慨今天出不了“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卻用它尋找光明”這樣的作品時,還應該關註的是,寫出這樣作品難道僅僅是才華可以概括的嗎?不與俗世同流合污的精神,始終昂揚獨立的氣質,這才是最重要的靈魂。如果如方方所說,存在“評獎拉關係的不正之風”,那顯然說明詩歌精神已死。當精神失去時,天也就塌了下來。
  柳某表示考慮打官司告方方,讓方方拿出人證、物證。證據那點事,留待法律判斷;評獎那點事,人們卻早有判斷。從“劇透”的申報作品來看,是不是一句“她讀不懂我的詩,就沒有資格評論我的詩歌”所能模糊過去的?上升到普遍意義,方方所講的“不正之風”客觀存在。我們已經多日未見真正意義上的文學批評,看看一些文學獎項的獲獎名單,也只能用一句“仁者見仁”來自欺欺人。
  唯一讓我們欣慰的是,這雖然是個詩歌已死的年代,卻還有一些靈魂在天空飛翔著。他們堅守著自己的操守,不肯向世俗低頭彎腰,對一些現象“看不下去”。就好比方方這樣,能夠站出來公開擺明自己的態度。這種“看不下去”,更多表現的是一種個體的抗爭,是對現實的不妥協,需要極大的勇氣,有時甚至需要付出代價。但這正是我們希望看到的詩歌精神、文學精神。這種抗爭未必能夠從根本上改變當前文學界內部存在的一些問題,但這種抗爭,終歸傳遞了一股希望。沒有這種努力,我們只能接受文學已死、詩歌已死的現狀。
  方方曾經寫過一部小說:《塗自強的個人悲傷》,這一刻方方的“看不下去”不只是方方的“個人悲傷”,而是整個文學的悲傷。當文學都不能潔身自好時,這更是整個社會的悲傷。無論最終結果怎麼樣,“活動推薦前就到處活動”,“教授們重人情而輕文學”,在當前的文學界、詩歌界是客觀存在的;一些評獎名不符實,存在評獎拉關係的不正之風……這一切,都應該引起我們的重視。
  沒有文學的天空,連鳥兒都無法飛翔。撫慰人心的是,詩歌雖死還有靈魂在飛翔。如果我們不願意接受文學已死、詩歌已死,那就應該多一些“看不下去”,阻擊不正之風,防止文學和詩歌精神的淪喪。
  喬杉(江蘇職員)  (原標題:詩歌雖“死”還有靈魂在飛翔)
創作者介紹

球衣

vb80vbtn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